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ebpf.top/post/map_internal

1. 前言

众所周知,map 可用于内核 BPF 程序和用户应用程序之间实现双向的数据交换, 为 BPF 技术中的重要基础数据结构。

在 BPF 程序中可以通过声明 struct bpf_map_def 结构完成创建,这其实带给我们一种错觉,感觉这和普通的 C 语言变量没有区别,然而事实真的是这样的吗? 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,读完本文以后相信你会有更大的惊喜。

1
2
3
4
struct bpf_map_def SEC("maps") my_map = {
	.type = BPF_MAP_TYPE_ARRAY,
	 // ...
};

我们知道最终 BPF 程序是需要在内核中执行,但是 map 数据结构是用于用户空间和内核 BPF 程序双向的数据结构,那么问题来了:

  • 通过 struct bpf_map_def 定义的变量究竟是如何创建的,是在用户空间创建还是内核中直接创建的?

  • 如何实现创建后的 map 的结构,在用户空间与内核中 BPF 程序关联?你可能注意到在用户空间中对于 map 的访问是通过 map 文件句柄 fd 完成(类型为 int),但是在 BPF 程序中是通过 struct bpf_map * 结构完成的。

毕竟数据交换跨越了用户空间和内核空间,本文将从深入浅出为各位看官揭开 map 整个生命管理的 “大瓜”。

2. 简单的使用样例

本样例来自于 samples/bpf/sockex1_user.csockex1_kern.c,略有修改和删除。

sockex1_user.c 用户空间程序主要内容如下(为方便展示,部分内容有删除和修改):

 1
 2
 3
 4
 5
 6
 7
 8
 9
10
11
12
13
14
15
16
17
18
19
20
21
22
23
24
25
26
27
28
29
30
int main(int argc, char **argv)
{
	struct bpf_object *obj;
	int map_fd, prog_fd;
	// ...

  // 加载 BPF 程序至 bpf_object 对象中,
	bpf_prog_load("sockex_kern.o", BPF_PROG_TYPE_SOCKET_FILTER, &obj, &prog_fd))
	
  // 获取 my_map 对应的 map_fd 句柄
	map_fd = bpf_object__find_map_fd_by_name(obj, "my_map"); // == 本次关注 ==

  // 通过 setsockopt 将 BPF 字节码加载到内核中
  sock = open_raw_sock("lo");
	setsockopt(sock, SOL_SOCKET, SO_ATTACH_BPF, &prog_fd, sizeof(prog_fd))

	popen("ping -4 -c5 localhost", "r"); // 产生报文

  // 从 my_map 中读取 5 次 IPPROTO_TCP 的统计
	for (i = 0; i < 5; i++) { 
		long long tcp_cnt;
		int key = IPPROTO_TCP;

		assert(bpf_map_lookup_elem(map_fd, &key, &tcp_cnt) == 0); // == 本次关注 ==
		// ...
		sleep(1);
	}

	return 0;
}

sockex1_user.c 文件中的 bpf_map_lookup_elem 调用的函数原型如下,定义在文件 tools/lib/bpf/bpf.c 中:

1
int bpf_map_lookup_elem(int fd, const void *key, void *value)

函数底层通过 sys_bpf(cmd=BPF_MAP_LOOKUP_ELEM,...) 实现,为我们方便 map 操作的用户空间封装函数, bpf 系统调用可参考 man 2 bpf

其中 sockex1_kern.c 主要内容如下:

 1
 2
 3
 4
 5
 6
 7
 8
 9
10
11
12
13
14
15
16
17
18
19
20
21
22
// map 定义 
struct bpf_map_def SEC("maps") my_map = {
	.type = BPF_MAP_TYPE_ARRAY,
	.key_size = sizeof(u32),
	.value_size = sizeof(long),
	.max_entries = 256,
};

// BPF 程序,获取到报文协议类型并进行计数更新
SEC("socket1")
int bpf_prog1(struct __sk_buff *skb)
{
	int index = load_byte(skb, ETH_HLEN + offsetof(struct iphdr, protocol));
	long *value;

	value = bpf_map_lookup_elem(&my_map, &index);  // 查找索引并更新 map 对应的值,== 本次关注 ==
	if (value)
		__sync_fetch_and_add(value, skb->len);

	return 0;
}
char _license[] SEC("license") = "GPL";

sockex1_kern.c 文件中的 bpf_map_lookup_elem 函数为内核中提供的 BPF 辅助函数,原型声明如下,详情可参考 man 7 bpf-helper

1
void *bpf_map_lookup_elem(struct bpf_map *map, const void *key)

用户空间与内核 BPF 辅助函数参数对比

通过分析 sockex1_user.c 和 sockex1_kern.c 函数中的 bpf_map_lookup_elem 使用姿势,这里我们做个简单对比:

1
2
3
4
5
// 用户空间 map 查询函数
int bpf_map_lookup_elem(int fd, const void *key, void *value)

// 内核中 BPF 辅助函数 map 查询函数
void *bpf_map_lookup_elem(struct bpf_map *map, const void *key)

那么如何将 int fdstruct bpf_map *map 共同关联一个对象呢? 这需要我们通过分析 BPF 字节码来进行解密。

3. 深入指令分析

首先我们将 sockex1_kern.c 文件使用 llvm/clang 将之编译成 ELF 的 BPF 字节码。对于生成的 sockex1_kern.o 文件可以用 llvm-objdump 来查看相对应的文件格式,这里我们仅关注 map 相关的部分。

3.1 查看 BPF 指令

1
2
3
4
5
6
7
8
9
$ clang -O2 -target bpf -c sockex1_kern.c  -o sockex1_kern.o
$ llvm-objdump -S sockex1_kern.o

0000000000000000 <bpf_prog1>:
			 // ...
				; 	value = bpf_map_lookup_elem(&my_map, &index); # 备注:编译的机器启用了 BTF 
       7:	18 01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	r1 = 0 ll
       9:	85 00 00 00 01 00 00 00	call 1
       // ...

上述结果展示了 BPF 程序中 socket1 部分的函数 bpf_prog1 的 BPF 指令,但是其中对于涉及到的变量 my_map 的引用都未有解决。上述的反汇编部分打印了 map_lookup_elem() 函数调用涉及的指令:

  • 根据 BPF 程序调用的约定,寄存器 r1 为函数调用的第 1 个参数,这里即 bpf_map_lookup_elem(&my_map, &index) 调用中的 my_map
1
2
       7:	18 01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	r1 = 0 ll  # 64 位直接数赋值 , r1 = 0 
       9:	85 00 00 00 01 00 00 00	call 1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# 调用 bpf_map_lookup_elem,编号为 1

上述 “7:" 行代表了为一条 16 个字节的 BPF 指令,表示加载一个 64 位立即数。

这里无需担心相关的 BPF 指令集,后续我们会详细展开解释。1 个 BPF 指令由 8 个字节组成,格式定义如下:

1
2
3
4
5
6
7
struct bpf_insn {
    __u8    code;         /* opcode */
    __u8    dst_reg:4;    /* dest register */
    __u8    src_reg:4;    /* source register */
    __s16   off;        /* signed offset */
    __s32   imm;        /* signed immediate constant */
};

通过上述结构对应拆解一下 ”7:“ 行(其中包含了 2 条 BPF 指令,为 BPF 指令中的特殊指令,运行时会被解析成 1 条指令执行) ,第 1 条 BPF 指令详细的信息如下:(这里忽略了 off 字段)

  • opcode 为 0x18,即 BPF_LD | BPF_IMM | BPF_DW。该 opcode 表示要将一个 64 位的立即数加载到目标寄存器。
  • dst_reg 是 1(4 个 bit 位),代表寄存器 r1
  • src_reg 是 0(4 个 bit 位),表示立即数在指令内。
  • imm 为 0,因为 my_map 的值在生成 BPF 字节码的时候还未进行创建

第 2 条指令主要负责保存 imm 的高 32 位。

3.2 加载器创建 map 对象

当加载器(loader)在加载 ELF 对象 sockex1_kern.o 时,其首先会从 ELF 格式的 maps 区域获取到定义的 map 对象 my_map 及相关的属性, 然后通过调用 bpf() 系统调用来创建 my_map 对象,如果创建成功,那么 bpf() 系统调用返回一个文件描述符 (map fd)。

同时,加载器也会对于基于 map 元信息(比如名称 my_map)与通过 bpf() 系统调用创建 map 后返回的 map fd 建立起对应关系,此后用户空间空间程序就可以使用 my_map 作为关键字获取到其对应的 fd,具体代码如下:

1
map_fd = bpf_object__find_map_fd_by_name(obj, "my_map");

用户空间获取到了 map 对象的 fd,后续可用于 map_lookup_elem(map_fd, ...) 函数进行 map 的查询等操作。

3.3 第一次变身: map fd 替换

以上完成了 my_map 对象的创建,但是在 BPF 字节码程序加载到内核前,还需要将 map fd 在 BPF 指令集中完成第一次变身,如函数 lib/bpf.c: bpf_apply_relo_map() 的代码片段所示:

1
2
        prog->insns[insn_off].src_reg = BPF_PSEUDO_MAP_FD; // 值在内核中定义为 1
        prog->insns[insn_off].imm = ctx->map_fds[map_idx]; // ctx->map_fds[map_idx] 即为保存的 map fd 值。

这里假设获取到的 map 文件描述符为 6,那么在加载的 BPF 程序完成 bpf_apply_relo_map 的替换后上述的指令对比如下:

ELF 文件中的字节码:

1
2
       7:	18 01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	r1 = 0 ll  # 64 位直接数赋值 , r1 = 0 
       9:	85 00 00 00 01 00 00 00	call 1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# 调用 bpf_map_lookup_elem,编号为 1

替换 map fd 后的字节码:

1
2
       7:	18 11 00 00 06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	r1 = 0 ll  # 64 位直接数赋值 , r1 = 6 
       9:	85 00 00 00 01 00 00 00	call 1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# 调用 bpf_map_lookup_elem,编号为 1                     

3.4 第二次变身: map fd 替换成 map 结构指针

当上述经过第一次变身的 BPF 字节码加载到内核后,还需要进行一次变身,才能真正在内核中工作,这次 BPF 验证器(verifier)扛过大旗。

验证器将加载器注入到指令中的 map fd 替换成内核中的 map 对象指针。调用堆栈的情况如下:

1
2
3
4
5
6
7
8
    sys_bpf()
    --> bpf_prog_load()
        --> bpf_check()
            --> replace_map_fd_with_map_ptr()
	          --> do_check()
                --> check_ld_imm()
                ==> check_func_arg()
            --> convert_pseudo_ld_imm64()

函数 replace_map_fd_with_map_ptr() 通过以下代码完成第二次大变身,实现了内核中 BPF 字节码的 imm 摇身一变成为 map ptr 地址。

1
2
3
4
5
        f = fdget(insn[0].imm);  // 从第 1 条指令中的 imm 字段获取到加载器设置的 map fd
        map = __bpf_map_get(f);  // 基于 map fd 获取到 map 对象指针
        addr = (unsigned long)map;  
        insn[0].imm = (u32)addr;   // 将 map  对象指针低 32 位放入第一条指令中的 imm 字段
        insn[1].imm = addr >> 32;  // 将 map  对象指针高 32 位放入第二条指令中的 imm 字段

于此同时,函数 convert_pseudo_ld_imm64() 还需要清理加载器设置的 src_reg = BPF_PSEUDO_MAP_FD 操作( prog->insns[insn_off].src_reg = BPF_PSEUDO_MAP_FD;), 用于表明完成了整个指令的重写工作:

1
2
        if (insn->code == (BPF_LD | BPF_IMM | BPF_DW))
                insn->src_reg = 0;

如果这里的 my_map 在内核中 64 位地址为 0xffff8881384aa200,那么验证器完成第二次变身后的 BPF 字节码对比如下。

替换 map fd 后的字节码:

1
2
       7:	18 11 00 00 06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	r1 = 0 ll  # 64 位直接数赋值 , r1 = 6 
       9:	85 00 00 00 01 00 00 00	call 1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# 调用 bpf_map_lookup_elem,编号为 1 

替换为 map 对象指针后的字节码如下:

1
2
      7: 18 01 00 00 00 a2 4a 38 00 00 00 00 81 88 ff ff           # 64 位直接数赋值 , r1 = 0xffff8881384aa200 
      9: 85 00 00 00 30 86 01 00																	 # 调用 bpf_map_lookup_elem,编号为 1

在完成了上述两次变身后,当在内核中调用 map_lookup_elem() 时,第一个参数 my_map 的值为 0xffff8881384aa200

从而实现了从最早的 ELF 中的 0 ,替换成了 map_fd (6),直到最后的 map 对象 struct bpf_map * (0xffff8881384aa200)

提示,内核中 bpf_map_lookup_elem 辅助函数的原型定义为:

1
static void *(*bpf_map_lookup_elem)(struct bpf_map *map, void *key)

4. 整个流程总结

通过上述 map 访问指令的 2 次大变身,我们可以清晰了解 map 创建、map fd 指令重写和 map ptr 对象的重写,也能够彻底明白用户空间 map fd 与内核中 map 对象指针的关联关系。

俗话说一图胜千言,这里我们用一张图进行整个流程的总结:

原始图片来自于这里 ,略有修改。

参考